搜索

金融科技风暴:医美贷、租房贷、车贷等行业严打

时间:2019-07-17 10:03 阅读:0次 来源:投资界

最近半年,警方的“扫黑除恶”行动,开始在金融科技领域落地。

除了现金贷之外,各种场景分期也开始遭遇严打风暴。

5月,上海某公寓金融服务商的创始人,因多起资金违规问题,被上海奉贤警方拘捕。

6月,宁波最大的医美渠道“阿森”被带走调查。

7月,东莞一家车贷公司疑涉“违法拖车”,公司员工都被带走。

持续两年的行业乱象,开始被肃清——“秋后算账”,毫不留情。

在医美贷领域,业务量锐减60%;租房贷行业开始“大换血”,几乎所有金融科技公司都将被淘汰;而一些汽车金融公司的逾期,直接飙升到80%。

场景分期经历生死大劫,剩下的玩家何去何从?

01 医美贷

“实际上,现在医美行业40%的客源是夜场小姐。”一家医美贷平台的负责人林子彦称,这早已成为行业的一个公开秘密。

随着全国扫黑除恶行动的推进,很多地区的夜场都被关停。

比如,南京的夜场关了两个月,上海的夜场关了一个月。

多家上海医美医院的负责人都称:“生意缩了一半。”

这些小姐都去哪里了?

“小姐们要么回家相亲,要么去东南亚发展了。”一家医美医院的负责人透露。

一个段子因此在行业流传:如果老家突然回来一帮漂亮姑娘要相亲,一定要谨慎。

而小姐们出海东南亚后,都聚集在赌博盛行的城市,比如柬埔寨西港、菲律宾马尼拉。

客源紧缩之后,针对医美行业的严打也紧接着开始了。

在医美领域,一直存在一个中介群体,行业称其为“医美渠道”。

他们负责给医美医院拉客,并提走大部分利润,提成比例高达50%到80%。

比如,一个姑娘做手术花了10万元,渠道会直接提走5万到8万。

在医美圈,渠道掌握着客源,一直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

4月,合肥的一位渠道被带走。

而这位渠道主要接“夜场”生意,专门介绍小姐去整容。

行业对此猜测不断。“被抓,不知道是因为夜场的原因,还是因为渠道的原因。”林子彦称。

5月,宁波最大的一个夜场渠道被带走调查。在业内,他被大家唤做“阿森”。

紧接着,上海有两个小渠道也被带走调查。

渠道们一度风声鹤唳,不少人甚至考虑出去旅游,避避风头。

一位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医美领域,类似“医托”的医美渠道,可能也被列入了“扫黑除恶”的范畴。

因为这群人收的返点巨高,已经超出正常的“中介”,成为行业的吸血水蛭。

一个月前,针对医美医院的行动也开始了。

在医美领域,有一部分医院会“超范围经营”。比如有的诊所没有进行麻醉手术的资格,却给顾客进行了全麻手术。

6月,这些医美医院被查处,多地医院被停业整顿。

在上海虹桥商务区,曾经有一条“医美街”,盘踞着大量新开业不久的医美医院。

而今,这条街上的大部分医美医院被停业整顿,非持证医院的手术室,均被暂停使用。

目前,各地政策对医美贷也并不友善。

长沙和上海出台了政策,不予许在医院办理医美贷。

“很多医美贷就在医院旁边搞个小房间,接着放款。”林子彦称,尽管可以短期绕过监管,但长远来看,监管并不欢迎医美贷。

受制于层层枷锁,医美贷市场非常不景气。

“我们以前一个月至少放贷1亿,这个月只有4000多万。”林子彦称,整个行业的业务量,至少收缩了60%。

多家医美贷的中高层都证实了这个数据,“我们的业务量现在只剩30%左右。”

医美贷的未来将如何?

有趣的是,尽管大量的平台被迫收缩业务,但一些持牌系却在医美领域放量。

因此,在医美贷的下半场,持牌系和能拿到银行资金的玩家,将成为主角。

而不正规或者实力不雄厚的平台,将被彻底清理出行业。

02 租房贷

今年5月,上海某公寓金融服务商的创始人,因多起资金违规问题,被上海奉贤警方拘捕。

一时间,上海的风声骤紧。

6月,在北京,“扫黑除恶”督导组首次将违规租金贷,纳入了涉黑涉恶名单。

这个专项小组的成立,让成千上万的租房贷受害者看到了希望。

知情人士透露:“专项小组的电话,都被打爆。”

今年4月,陈小强突然被房东赶出家门。

事后他才知道,给他租房子的房产中介资金链断裂,没有按时支付房东房租。虽然被赶出门,但是他身上依旧背着晋商消费金融的租房贷款。

陈小强与晋商消费金融的租房合同

陈小强发现身边还有很多租房贷的受害者,于是开始建维权群,没想到居然有上万人入群。

很多人维权数月未果。“曾有一半的人放弃维权,退群了。”陈小强说。

如今,“扫黑除恶”让这些维权群再一次活跃起来了。

“我们的维权群里,已有上千人打通了专项组的电话,登记了信息。”陈小强透露,已有不少人拿到了被拖欠的租房押金。

目前,在“扫黑除恶”行动中被列为套路贷的,大多是一些违规的租房贷。

比如,一些二房东为了尽快将房子租出去,就假装租金很低,诱导租客采用贷款分期方式支付。

实际上,租客付的租金更高。但直到被租房贷催款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支付了高额租金。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监管将会以“租金贷”为重点进行整治,会要求专款专用、保护消费者知情权、保障消费者对分期消费的自主选择权等。

业内从业者蒋英透露,有一些小的公寓平台,已经开始和租客重新签订合同,“修改之前租赁合同不规范的地方”。

“金融本无罪,错在使用的主体。它被大量不良机构利用了。”房东东公寓创始人全雳表示,租金分期是个相对创新的金融产品,对长租公寓本身是利好。

租房贷和医美贷一样,中间一直有一个不稳定因素,就是“中介”和“渠道”。

这导致它们的发展往往失控,中介或渠道常有搅乱市场的行为。

自去年寓见、鼎家、爱公寓等公寓主体频频爆雷后,行业正在加速洗牌。

而扫黑除恶和打击套路贷的行动,更是让一些不规范的玩家迅速出局。

全雳认为,未来没有金融牌照的企业,都将退场——要么自动出局,要么被迫淘汰。

目前的这片市场上,绝大多数企业都没有金融牌照,这意味着,整个行业都将大换血。

“未来只有银行和持牌消金机构可以存活。”全雳表示。

他的观点,和医美贷从业者的看法基本一致:整个金融科技的果实,都将被持牌系和银行系收割。

03 汽车金融

7月3号下午,东莞一家车贷公司的全部员工被警方带走。

其前员工向一本财经透露,被调查的公司是朋和融资租赁(深圳)有限公司的一分公司。

“被抓得很突然,别的车贷公司员工去他们公司喝茶,也被一起带走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公司被抓原因可能是被客户举报涉嫌高收费和违法拖车。”

早在2018年,汽车金融的野蛮催收,就被列为“扫黑除恶”的重点打击对象。

汽车金融的风控核心,其实是催收——在这个场景中,控制车辆,才能控制一切。

因此,一旦用户出现逾期,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将车夺回。

在过去,很多抢车、追车公司都是盘踞在当地的“地头蛇”,多多少少都和黑恶势力沾点边。

因此,在追车、抢车过程中,常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

去年,监管开始对汽车金融的催收一刀切,严监管。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催收公司从业者被带走的消息一直没有断过。

“这半年,扫黑除恶力度加强之后,催收更是难上加难。”一位汽车租赁公司的创始人百永杰称,只要有3个人上门,不管做什么,客户都会举报他们是黑恶势力。

他表示,只要一被举报,不仅名声受损,还要花很多精力去处理,这辆车基本就收不回来了。

“我们就打打电话,文明用语,基本零拖车。”另一位从业者方以正表示,实在不行,只好起诉这些老赖。

丧失追车能力的汽车金融行业,开始变得寸步难行。而现金贷的风险,还叠加到车贷行业。

百永杰发现,很多网贷用户还不上钱了,都来骗车骗贷。“现在一旦有网络多头借贷的用户,我们一律不批。”

“催收被严打的时候,逾期一度升高到80%,放得越多,就亏得越多。”百永杰称,不少汽车金融公司都纷纷转型。

一些从业者开始把目光瞄向了B端,“为中小租赁公司提供汽车金融,会比C端更加靠谱。”

过去几年,金融科技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

一些撞线式创新和过激发展,导致行业陷入泥潭。

如今的“秋后算账”和肃清,出人意料,却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大部分人并没有想到,来的并非金融监管,而是警方的直接介入。

很多从业者都认为,在这轮洗牌之后,金融科技将不再是主角,银行和持牌系这些掌握着金融准业许可的平台,才能继续走下去。

金融科技的黄金时代,真的结束了吗?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