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市值蒸发60亿,实控人“跑路”,股东内斗升级,ST步森还能保壳吗? || 深度

时间:2019-09-06 07:23 阅读:0次 来源:投资界

       “这样吧,你们把我们架出去好不好,或者把我们打出去也行。不然怎么办,我们今天就坐这儿了。”临近股东大会结束,股东们依旧不愿离场,与过来清场的保安“对峙”。

9月2日下午一点,*ST步森(002569.SZ)在杭州赞成大厦办公室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审议事项为关于提请免去现任董事长赵春霞及总经理封雪在内的六名非独立董事职务和两名监事职务的八项议案(以下简称“八项议案”)。

尽管2019年4月便通过2.83亿元司法拍卖取得*ST步森16%股份并成第一大股东,东方恒正一直没能获得公司实控权,此前多次提请召开有关罢免公司管理层临时股东大会的申请也屡屡被借故否决。

此次会议,东方恒正邀请*ST步森常年法律顾问到场宣读关于八项议案的网络投票结果,其中表决同意的股份数量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数量的比例均超过99%,最终却会议现场极度混乱,出席律师、董事及监事会成员纷纷离席及单方面宣布会议取消

*ST步森筹划了近两个月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终以“闹剧”收场,引来深交所火速问询。

实控人“跑路”

*ST步森股东大会乱成一锅粥,内斗核心人物赵春霞却处疑似失联状态。

“赵春霞已经超过一年时间没在公司露面了。”8月24日,*ST步森前总经理陈建飞接受央视财经频道采访时表示,“她去日本了,手上仍持有的13.86%上市公司股份也早已抵押给中信证券,赵春霞实际上并没有上市公司股份了。”

此前的8月20日,东方恒正及其他五家股东更是直接在《关注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写道,“赵春霞领导的董事会无力扭转上市公司经营恶化的局面,赵春霞本人跑路”

对此,*ST步森现任总经理封雪则坚称赵春霞本人并未“跑路”:她只是在国外养身体,且我们现在的办公审批流程都是在线上,公司的所有出款付款及重大决策等,也都还是由赵总本人审批的。

但关于赵春霞在境外接受治疗的具体情况,*ST步森不愿多做透露,仅表示,“赵春霞在境外无固定居所,待疗程结束病情稳定后会尽快回国”。

难以想象,在2017年10月耗资10.66亿元获得*ST步森29.86%股份、成其实控人之前的赵春霞,还是一名头顶“85后女博士”、“曾任职花旗银行理财经理”、“27岁创办明星网贷平台爱投资”等光环的金融精英。

入主步森后,赵春霞先后提名自己的一致行动人入选董事会新一届成员、邀请步森集团创始人寿彩凤之子陈建飞担任总经理,并于2018年3月临时股东大会上高调“请功”,“一直在积极改善公司经营现状。”

但实际上自从赵春霞入主*ST步森后,公司的业绩和股价一落千丈。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ST步森分别实现营收3.44亿元、3.2亿元,分别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34亿元、-1.9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612.26%、470.36%。

二级市场上,*ST步森股价从2017年4月最高的58.55元一路下跌至9月5日的收盘价8.46元,一路跌去八成,市值蒸发70亿元。

不过据报道赵春霞长期滞留境外不归,似乎并非缘起*ST步森。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7月,赵春霞旗下核心资产爱投资暴雷,平台开始出现大规模逾期,数十万受害者奋起维权。同年8月,浙江证监局要求约见赵春霞谈话时,后者就一直未曾履约,有消息称赵春霞或此时已凭治病为由躲至国外。

目前,爱投资官网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1日,爱投资当前出借人数9.58万人,逾期金额111.1亿元。如此大规模逾期的情况下,赵春霞果断选择抛弃逾千名员工的步森股份长期滞留境外,引得市场骂声一片。

另有评论称,赵春霞其实从未把重心放在拯救公司主业上,接手*ST步森也不过是为了谋划爱投资借壳上市,只是后续资本运作出现问题,玩砸了

令人唏嘘不已,步森股份曾被评为“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自2011年风光上市后,一度与雅戈尔、利郎、七匹狼等商务男装齐名。

抢壳大战

“整个并购过程很受伤,也让我学到很多,为以后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长了很多经验。”赵春霞曾公开谈论起对*ST步森的收购。

有趣的是,赵春霞看上*ST步森并非偶然。

2011年,步森股份登陆深交所,之后几年业绩便一路下滑,再加上2014年前后中国电商经济对传统零售行业的强烈冲击,步森股份被迫步入亏损轨道。同年,步森股份解禁,原实控人寿彩凤家族便开启加速减持的脚步,自那以后,步森股份开始沦为各路资本玩家轮番炒作的“壳”。

从2015年开始,*ST步森控股股东步森集团将公司5500万股股权进行转卖,上海睿鸷接受成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29.86%,此乃*ST步森第一次易主。

随着卖股后一路逆势上扬的股价态势,*ST步森作为小股本优质壳资源吸引了越来越多投资者的关注。不过一年,“星河系”徐茂栋以10.12亿元受让上海睿鸷95.02%的股权,成为步森股份新实控人。同时,徐茂栋还有一个身份,即爱投资大规模逾期发生的老赖借款人。

除此之外,还包括当代集团王春芳、中技系掌门人颜静刚、“银河系”潘琦等,都是爱投资公开追债企业名单里的座上客。但同时,其相互之间又存在着诸多利益捆绑。如赵春霞为当代系控制的上市公司ST厦华董事,而ST厦华第一大股东的关联公司微弘商业保理又是爱投资的合作机构之一。

因此,当2017年10月,徐茂栋将旗下简介持有的*ST步森29.86%股份分别以转让及委托形式全部转让给赵春霞时,也不免引得媒体猜测:赵春霞究竟是被徐茂栋坑了,还是二者背后还藏有更隐秘交易。

但不可否认的是,徐茂栋虽然只入主*ST步森一年,早已将公司推向深渊。2018年,公司新增3起与借款或担保相关的民事诉讼案件,索赔金额近2.7亿元,其中一起便于2018年业绩中显示计提1.48亿预计负债,占当年净利润的77%。

而公司股价也在赵春霞接手后持续下跌,期间步森股份虽多次停牌救市,但依然难以挽回颓势。一年时间,*ST步森市值蒸发近60亿元,赵春霞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也早在收购完成后不到一个月因爱投资的巨额逾期及亏损全部质押。东方恒正此次便是通过司法拍卖一跃成为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

漫漫卖壳史,首当其冲的是公司主业以及广大中小投资者们。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ST步森录得营收1.81亿元,归母净亏损432万元,未能扭亏为盈。由于2019年4月30日起,步森股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变身*ST步森,若2019年整年度仍不能实现盈利便会退市

面对董事长跑路以及公司股东间内斗不断升级的现状,投资者们纷纷呼吁,“在保壳仅剩一个季度时间的情况下,公司退市风险愈加严重,再不停止内斗就晚了。”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