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永浩的债主们:他们,又何尝不是苦逼的创业者?

时间:2019-11-08 20:34 阅读:0次 来源:投资界

罗永浩背后的债主们,正过得怎样呢?

数日前,一纸自白声明,罗永浩获得了大家的谅解,成功从“老赖”洗白为“体面人”。洋洋洒洒几百字的“老赖”CEO自白,罗永浩有解释,有道歉,但反复强调的重点只有一个——我本可以破产清算逃避债务,但是我选择了承担。

没有意外,老罗再次收获了满堂喝彩。“言论永远在掌握话筒人的手上,当所有目光都投放在‘卖艺还债罗永浩’上,又有多少人看到背后的那些公司收不到货款被逼破产的事实呢?”有网友不满地表示。

这次限制消费令的申请方江苏辰阳电子,先后遭遇贾跃亭、罗永浩两度债款拖欠,超4400万元货款追讨无门,被称为史上“最倒霉公司”。还有锤子科技的手机防护玻璃供应商深圳市蓝思科技有限公司,其母公司曾在年初被爆巨额亏损,面临破产风险,于今年5月接受了罗永浩的股权质押.....罗永浩背后的债主们,似乎被遗忘了。

“史上最倒霉公司”:

前遇贾跃亭后遭罗永浩,被迫对簿公堂

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乍听起来似乎很是陌生,但只要翻一翻手边的充电器就会知道,国产中高端手机标配的充电器,大多出自辰阳,锤子科技所拖欠的370余万元欠款,也是源自未曾交付的充电器货款。

作为手机行业上游供应链的供应商,江苏辰阳电子主要从事电源变压器、电源适配器、LED驱动电源器、汽车无钥匙系统及通讯电器配件等产品的开发及生产,在锤子科技之前,其还不幸做过乐视的供应商,也曾因欠款问题闹上法庭。

2017年7月5日,江苏辰阳电子向丹阳市人民法院申请冻结乐视系三家公司的银行存款或查封其等值的其他财产,金额高达4050万元人民币。而据乐视2018年所发布的《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累计诉讼、仲裁案件基本情况的公告》显示,实际上乐视与江苏辰阳电子的合同纠纷涉及金额包括2100多万元人民币以及1000多万美元,合计下来,可达近亿元。

随着乐视垮台、贾跃亭破产,江苏辰阳电子的欠款愈加难以追回。祸不单行,在智能手机的市场萎缩之下,锤子科技也颓势渐显,2018年下半年,锤子科技出现经营危机,债台高筑,最多时欠款高达6个亿,这其中,就包括江苏辰阳电子的370余万元。

相比于锤子科技对外6亿元的巨额欠款,370万元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但对于江苏辰阳电子而言,在乐视欠款的重压之后,锤子加压的这根稻草却所承甚重,贾跃亭和罗永浩先后失败的创业经历牵连着这家“最倒霉公司”在外有4400多万的货款正在打着水漂。

回顾江苏辰阳电子与锤子科技的业务合作,恰好始于其对乐视欠款苦追无果之际,或许当时的辰阳电子,还曾幻想从锤子身上找回一部分经营平衡,但没想到,却是跳进了另一个“坑”。

2017年5月,江苏辰阳电子与锤子科技展开了业务合作,并为其提供了价值370多万元的货,但直到2018年11月,锤子方面仅支付了5万元的货款,约为总货款的75分之一。由于索要剩余货款无路,江苏辰阳电子一纸诉状将锤子科技告上法庭,而就在此时,锤子开始了第一轮拖延政策。

对簿公堂之际,锤子表示将分两期付清货款,并承诺在今年1月底之前先支付111万元左右的欠款,剩余债务则延期三年。为追回欠款的江苏辰阳电子无奈妥协,但没有想到的是,直至2019年过半,锤子科技的首期还款还是迟迟没有消息,双方还款协议作废。

江苏辰阳电子为此再度告上法院,经判决,锤子科技需在10日之内还清所有欠款,此时的锤子科技,展开了第二轮拖延战略。

锤子科技以异地法院审理无效为由提起上诉,要求改经北京朝阳区法院审理此案。业界人士表示,以管辖权为由提起上诉往往被看作是拖延政策的一种,目的就是拉长案件的审理过程,延后判决时间。而在部分网友看来,这就是“耍流氓的常规讨论”。

不出所料,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然而江苏辰阳电子仍多次催要欠款无果。直到今年10月30日,江苏辰阳电子向法院提出了针对罗永浩的消费限制令,一时引发舆论哗然。据澎湃新闻报道,11月3日,就在罗永浩“老赖”自白的同一天,锤子公司已联系辰阳公司,承诺分三期还清拖欠货款,首期支付100万元,以求双方达成和解,解除对罗永浩的消费限制。

罗永浩背后的供应商债主们

江苏辰阳电子其实只是罗永浩众多债主中的一个供应商代表。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上游供应商、合作方无处追债,正在被锤子的欠款拖垮。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从今年5月起至今,锤子科技陆续新增股权出质信息,出质人均为罗永浩,质权人中则包括电子科技公司、新能源科技公司、材料公司、文化传播公司以及公关公司等等共49家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从几百块到几百万不等。

不难发现,这些公司所从事的领域大多从属于手机产业链上下游,涵盖电子硬件产品的技术开发、设计、生产与加工各个环节,还包括信息技术传输与开发等软件服务商,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和江苏辰阳电子一样拿不到钱的供应商债主们,锤子的股权出质行为大有为资转债的嫌疑。

今年5月,罗永浩就曾将314.97963万的股份出质给其手机防护玻璃供应商——深圳市蓝思科技有限公司,这也是目前为止数额最大的一次股权出质。

耐人寻味的是,在此次股权出质完成后,深圳市蓝思科技有限公司随即撤回了一则有关锤子科技的买卖合同纠纷,解除冻结锤子科技与罗永浩银行存款190余万元及查封、抵押价值相当的其他财产。而在此之前,蓝思科技的母公司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年初因连年亏损面临破产风险。

业界人士表示,公司通过股权质押进行资金周转其实很常见,但大多抵押给银行或担保公司,直接向债务人质押的情况较为少见。

创业维艰,

“债主们”何尝不是苦逼的创业者?

一部分供应商拿不到钱就退而求其次的接受了股权质押,还有一部分供应商不得不撕破脸皮在微博直接喊话。

一位名为“疯狂的杨林”的博主就在微博艾特罗永浩称,其在一年多前找罗永浩要来了项目,成为了锤子的供应商,然而自己开具了项目发票,掏了税费,却失去了锤子的消息——“私信多次罗老师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反正你很个性,我也随性一把。钱,我还得通过这种方式要,至于要不要得到也得呐喊一下。给不给,就看你的”。

公开要债的路子显然更能击中罗永浩的痛点,罗永浩迅速回应称已经联系负责供应商债务处理工作的同事,并再三表示歉意。此次江苏辰阳电子的情况也大致类似,直到引发了舆论的热烈讨论,锤子方面才会放弃拖延政策,认真讨论还钱的问题。

作为一个理想情怀的宣传者,罗永浩是成功的,但作为一个脚踏实地的创业者,罗永浩做得显然没有那么成功。

因为“只想做手机”的个人理想,罗永浩不顾智能手机行业的萎靡情势,一股脑扎进了红海之中,由于对“设计、精品、情怀”的坚持,罗永浩捧着高端定位不屑去做千元机,结果高不成低不就,高端定位无人买账,打造低端又下不来台。

回顾锤子科技每一次的新品发布会,都好似一个明星见面会,黄牛倒票、媒体头条,罗永浩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风光,以至于如今进入了创业的至暗时刻,仍在收割情怀。

“创业维艰,过程难免窘迫狼狈,但不管身上是汗是屎是尿,只要战士不下战场,一切都有可能,何况最后实在不行,该战士还可以‘卖艺’还债。”这一番自白,罗永浩获得了满堂喝彩。

然而,对那些因锤子欠款无辜被拖垮的供应商们而言,他们连“卖艺”的选项都没有。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