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20年春天,那些年轻的网课老师们

时间:2020-02-14 10:55 阅读:0次 来源:投资界

2月10日,是原本很多地区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各地开学延期,“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在线教育成为教学的替补方案。如今,短短三天,有关网课的段子已经成为全网的热点话题。学生们充实与吐槽齐飞,老师们在新鲜感中也不无酸楚。大家在调侃嬉笑中发现,上网课并不简单。

在这段非常时期,为网课忙碌的不只有公立学校的老师们,已经深耕于在线教育多年的各家教育机构,也纷纷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窗口行动起来,为社会送出自己的资源与经验。视野所及,几乎所有头部在线教育机构,都开放了面向中小学生的免费直播课。甚至有行业分析称,在线教育遇到了新的“风口”。

但最终坐在直播设备前,每天从早到晚为孩子们上免费课的,是一个一个人。在线教育机构的网课老师们,几乎都是85后、90后的年轻人。他们早早结束今年的春节假期回到工作岗位,是出于自愿。促使他们下定决心的,往往不是公司的一纸号召,而是打动他们的某一句话、某一瞬间;是在抗疫大战中,希望作为网课老师的自己,能为社会做一点什么的简单愿望。

1

“不要回武汉,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

2月2日,北京。凌晨两点,张逸坐在马桶上,和武汉老家的父母视频。

每天晚上九点直播结束,开始准备第二天的课程内容,凌晨两点休息。

睡前上厕所时,是属于他自己的闲暇时间。父母会贴心地等到凌晨和他视频,故作轻松地聊聊家家长里短,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好,并叮嘱他注意休息。

而此时,武汉市新型肺炎确诊4109例,湖北省确诊9074例。张逸感觉“轰”的一声,好像什么都塌了。交通停了,商店关了,娱乐业关了,整个城市的日常生活像被连底抽掉。

父母的家,距离新冠病毒漩涡中心的华南海鲜市场只有15分钟的车程。在他的记忆里,每逢他回家,父母都会到海鲜市场买他最爱吃的鮰鱼。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

春节前,父母要求在北京工作的张逸,“不要回武汉,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

这是张逸第一次离家过春节。

远在北京的张逸,惦念家里的父母,朋友,还有武汉,这个他生活了20年的城市。

惦念、不安,甚至恐惧,这些情绪会在不同的时候控制他。但最终帮他获得较多安定感的,是工作,是他的学生们。“停课在家的学生们,比以往更需要网课老师。”

张逸是学而思网校一名高一英语老师。从一月底开始,他每天六点半起床,开始一天十几个小时的课程。

温暖不仅来于家庭,还有他可爱的学生们。自从为全国各地的学生提供免费直播课,每天他都会看到新的面孔涌入他的直播间。昨天晚课,一个新学生给他留言,“老师,怎么早课晚课都是你?你一定要好好注意休息。”

张逸被这条留言逗乐了。

这些天,他收到很多“指令 ”,“你一定要好好休息”、“你不要回家”…….他瞬间觉得,这些“命令”好温暖。

“We’ll walk this world together through the storm,Just lettin’ you know that you’re not alone (让我们冲过暴风疾雨,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始终在你身边)。”

这首《Not Afraid》是每天伴着张逸睡觉的歌曲。

每次听这首歌,他感觉一天的疲倦都消散了。有一天,半睡半醒中,他看到小时候的自己,在家附近的公园玩耍,天气燥热,但所有人都很开心。他知道,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恢复如常。

“我的城市现在生病了,但我依然爱她。我不能回到家乡和他们一起共渡难关,但我会在属于自己的战场上,和他们并肩作战。”

2

“老师,我和学校申请去武汉支援了”

1月26日,大年初二,济南。顾斐趁着女儿熟睡,跟丈夫拖着行李离开家返回北京。

夫妻两人都是学而思网校的老师。前一天,他们收到网校发布的一则倡议:受疫情影响,为了让全国的学生们“停课不停学”,网校需要老师支援免费直播课,各位老师可自愿参加。

没有犹豫,他们都报了名。返回北京的时间因此比原计划提前了两天。

促使他们做出决定的原因之一,是除夕前一天,顾斐收到一个学生的微信。他是顾斐最早教的一个学生,如今马上要完成临床医学的研究生课程的他告诉顾斐,“老师,我和学校申请去武汉支援了,希望您能支持我。”

这趟去往武汉的行程,对于这个学生来说,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很担心他”,但所有想嘱咐的话到了嘴边,顾斐最终只回复了一句,“注意安全。”

“他像个战士。”自己的学生去了抗疫前线,这是顾斐放弃掉与家人相处,陪伴女儿的假期,回到工作岗位,为学生直播课程的最大动力。

“我教过的学生都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面对疫情,我还有什么理由选择视而不见呢?”顾斐说。

顾斐教高三英语。她知道,疫情带来的恐慌,停课带来的学习压力,让这些即将高考的孩子们倍感焦虑。

“高考是可能改变他们命运的战役,在这个特殊时期,我能做的就是陪伴他们,让他们不恐惧、不孤单。”

上课第一天,顾斐的直播间里涌进近20万名听课的学生。她通常把每节课的时间延长20分钟到半个小时,多讲一些知识点。

课程结束后,她会开一会儿直播,什么也不说,静静地做题,她想让学习疲劳的学生们,看看她的解题技巧,“就当是让他们放松。”让屏幕那头的学生看到自己的做题状态,在她看来,也是对这些即将迎来高考,面对巨大压力的学生的一种安慰。

每天十多个小时的课程,从早上八点半持续到晚上九点。晚上十点钟开始,顾斐准备第二天的课程,一直到凌晨两点,五点起来备课。

每天只睡三个小时,顾斐的大部分时间用来陪伴学生们。当提到自己远在老家的女儿时,顾斐有些自责,“我当然很想她。”

“但我也希望给孩子树立榜样,让她从小知道,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

怎样做一个更好的人?在顾斐的故事里,是她与学生之间的彼此支撑。在她为学生缓解焦虑的时候,学生的家长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感谢这位老师。

远在济南的家里,顾斐的父母能收到家长们寄来的育儿书。又一个位家长是录音师,还特意为孩子录下来很多儿童故事寄过去。当后方的每一个个体都可以相互支撑,在寒冬里相互取暖的时候,才是前线战斗的人忘我奉献的底气。

对于多数裹挟在这场抗疫战争中的人们来说,都是一场与恐慌、焦虑、挫折、压抑较量的战役。但对于每一个处在这个关卡中的人来说,坚韧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是消除恐慌、焦虑、挫折和压抑的最大解药。

就像第一天上课快结束时,顾斐给学生们放了的盖文·德格罗的《The Fire》中的歌词那样,“Running our own campaign ,Doing the whole shebang (冲向我们的战场 完成自己的使命)。”

她告诉学生们,“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要充满希望,时刻战斗。”


3

“恐慌下虐杀更多的动物,这太糟糕了”

2月2日,北京。

今天和洪然一起上网课的,不仅有她的学生,还有她的一只小狗。

就在这几天,网络上开始有人传言猫狗会传播新冠病毒。紧接着,就有人,甚至是一些组织,开始对猫狗痛下毒手。“这次疫情就是因为人类滥吃野生动物引起,结果我们又在恐慌之下,虐杀更多的动物,这太糟糕了。”

洪然提早进入直播间,抱着自己的小狗,她告诉学生们,“小猫小狗是不会伤害我们的。我们要做负责任的人,现在更应该好好陪伴它们。”

洪然是学而思网校小低组(小学一至二年级)的一名数学老师。学生们的年龄很小,在上课之余,她更希望给孩子们传递一些正确的观念,“除了学习知识,也要告诉孩子们,从小要做一个有温度的人。”


一周前,洪然得知免费直播课需要老师支援时,没有迟疑地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做了十年老师,她觉得自己应该陪伴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如果疫情没有发生,每逢周末,洪然都会去北京新阳光基金会,给一群身患白血病的小朋友上课。“(我)想做一点除了赚钱之外更有意义的事情。我恰好是一名老师,我能做的就是为孩子们带去知识和温暖。”

上完晚课,洪然会带着小狗在小区里溜几圈。因为疫情,小区里晚上几乎看不到人影。这是一天中她与自己独处的时间。最近几天,她一直循环听一首歌,“陪你独自把孤单变成勇敢,未来多漫长,再漫长,还有期待。”

她希望未来,自己能一直陪伴所有需要她的小朋友们,“看着他们从童年跑向青春。”

在前线,有医生与疫情战斗,在后方,有每一个年轻老师的陪伴,还有千千万万不同行业的人们支持着彼此。

我们有理由相信,能够一起从疫情的“寒冬”里走出来,一起相拥在春天里。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